财产分割诉讼五年长跑,京坤律师帮助获得满意判决

案情简介:

案情简介
武女士与前夫田先生于1998年登记结婚。
2005年,夫妻二人与某村经合社签订《樱桃园承包合同》并开始管理园内的樱桃树。2012年,武女士遭遇婚变并离开了樱桃园。2014年,武女士在法院调解下和田先生解除了婚姻关系,但存在权属争议的樱桃园尚未进行分割。令武女士措手不及的是,在之后起诉田先生请求分割樱桃园的经营权和相关财产的诉讼中,对方提交了与其姐田女士签订的《合伙协议》、《协议书》以及和某村村委会、田女士签订的《补充协议》,主张樱桃园系其姐弟二人合伙经营,一审程序仅判决田先生支付给武女士60余万元。武女士不服提出了上诉,二审法院以一审法院未对《补充协议书》的效力进行审查为由,裁定发回重审。

这时的武女士认识到聘请专业律师的重要性,委托了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的李吏民律师和张春涛律师。接受委托后,两位律师对案情进行讨论并制定了维权方案,从确认樱桃园的收入和证明田先生与田女士之间的合伙关系不存在这两点入手,指导武女士聘请评估公司对樱桃园进行评估,同时另行起诉请求确认《协议书》无效。

但一审结果不尽如人意,法院依旧认定田先生和田女士系合伙关系,判决结果没有达到预期。两位律师针对一审判决的观点拟定了上诉状并指导武女士提起上诉,田先生也因不满一审判决其需要支付的金额而提起上诉。二审中,两位律师竭尽全力证明我方主张;同时再度对对方的证据提出质疑。

最终,二审法院采纳了两位律师的观点,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的第一项、第二项;田先生支付武女士夫妻共同财产260余万元。

【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主张的事实负有举证责任,无法证明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

本案中,一审、二审法院审查的关键问题有三:1、田先生姐弟二人之间是否存在合伙关系;2、武女士是否可对樱桃园相关财产份额进行分割;3、对樱桃园具体价值的认定。

首先,田先生、第三人田女士为证明其主张存在的合伙关系,提交了双方签订《合伙协议》、《协议书》以及第三人田女士2019年12月支付租金的转账单作为证据。但是《协议书》已在另案中被判决确认无效,田先生姐弟二人在武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的《合伙协议》也无法作为证明合伙关系存在的证据。因此,在武女士不认可的情况下,仅凭田女士支付租金的转账单不足以认定合伙关系的存在。
其次,武女士应就无法分割的承包经营权获得相应赔偿。田先生提交的证据《补充协议书》能够证明其在2014年1月私自处置了夫妻共同财产,虽然此举将承包经营权转移给田女士,导致武女士无法再分割承包经营权,但田先生则应当就其行为给武女士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第三,对夫妻共同财产的价值认定。田先生私自签订《补充协议书》的行为导致了樱桃园承包经营权的转移,因此应当以《补充协议书》的签订日期为时间点,计算樱桃园的价值来确认武女士原本应当享有的权益。一审法院已经对樱桃园进行了评估,确认了樱桃树的立木价值,虽然田先生不服该认定,但二审中并没有申请对樱桃园重新评估。因此,仍应以一审认定的樱桃树价值来确认武女士应当享有的权利。

基于以上认定,二审法院最终判决田先生给付武女士夫妻共同财产260余万元。
 
附: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模板不存在:./themes/lvshi/index/kefu/index.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