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拘留岂能随意撤销,某市森林公安局终被判令重做处理

案情简介:

【案情简介】

刘女士系安徽省某村的村民,因所在村的土地需要复垦,负责具体施工的赵某于2013年3月在刘女士及家人均不在场且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刘女士家房前自留地上的杨树连根挖起,并企图转移。

因发现及时赵某等人盗伐树木并未得逞,刘女士当即报警,但某市森林公安局接警后并未依法处理。直至刘女士针对某市森林公安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向上级机关申请行政复议后,该局方才于2015年8月21日对赵某的上述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决定对赵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壹仟元。

但2016年7月29日,刘女士又收到了某市森林公安局寄送的《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两份决定书,称其对赵某的违法行为作出的原处罚不适当,决定予以撤销,并重新作出对赵某只处以伍佰元罚款的处罚决定。

某市森林公安局如此草率的处理决定让刘女士无法接受,最终刘女士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经过多方咨询,刘女士聘请了专业代理行政案件的裴爱英律师作为自己的代理律师,帮助自己处理维权事宜。

在详细了解了刘女士的情况后,裴律师指出,某市森林公安局做出的撤销处罚决定与新作出的处罚决定都是不符合《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的,建议刘女士针对某市森林公安局违法行为向安徽省森林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刘女士按照裴律师的指导申请了行政复议,但安徽省森林公安局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随即裴律师又指导刘女士以市某市森林公安局与安徽省森林公安局为共同被告向某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某区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某市森林公安局撤销并重新作出处罚决定的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且程序合法,判决驳回了刘女士的起诉请求。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刘女士是不能接受的,拿到判决后,刘女士马上提起了上诉。庭审中,裴律师明确指出,首先,一审判决对本案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其次,某市森林公安局对赵某作出罚款人民币伍佰元的行政处罚完全不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适用法律明显错误,一审判决不予认定错误。最终,二审法院经审理采纳了裴律师的观点,判决撤销了一审判决和安徽省森林公安局的复议决定,并责令某市森林公安局在终审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对赵某重新作出行政处罚。

【裁判要旨】

涉案争议焦点:某市森林公安局新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是否违法。

某市森林公安局撤销对赵某的原处罚决定,重新作出罚款伍佰元决定的法律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该法条的明确表述为“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根据上述规定,针对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行为,处五日拘留是处罚的起点。对于罚款,是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在拘留处罚的基础上决定是否并处罚款。本案中,某市森林公安局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对赵某作出仅单处罚款人民币伍佰元的新行政处罚,适用法律明显不当。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原行政行为作出判决的同时,应当对复议决定一并作出相应判决。”本案中,安徽省森林公安局在行政复议程序中疏于审查,作出的复议决定适用法律错误。但二审法院没有对安徽省森林公安局的复议决定作出相应判决。

最终,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和安徽省森林公安局的复议决定,并责令某市森林公安局对赵某重新作出行政处罚。

附:安徽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模板不存在:./themes/lvshi/index/kefu/index.html -->